1990年央视春晚赵本山小品《相亲》

到本山之家欢乐社区参与讨论!
推荐链接
本山之家——在线小品 小沈阳小品二人转歌曲视听在线 在线收听东北二人转 彪哥网,岗岗地!
Google提供的广告
搜狗提供的广告
小品台词

赵本山:对,就是这儿,你说我儿子尽出新鲜事儿,让我这当爹的替他相媳妇儿,你说现在都九十年代了,我这当老人的还跟着往里掺和啥劲儿哩。我说不来吧,他就跟我来气儿,那孩子哪点都好,就是有点驴脾气儿,这也不怪他,我也这味儿。等一会儿姑娘来了,我把信一交就算完事儿……到点儿啦?(看表)完了,来早了,让我八点来,才七点六十,上那边遛达遛达去。

黄晓娟:现在的年轻人啦,尽出新花样儿,让我这当妈的替她看对象。看就看,这老丈母娘看姑爷儿那也在讲儿。对,就是这儿,你说这人哪,这岁数还不算大,可这浑身的零件儿啊,还都不好使了哩,八成啊也该大修了……岔气儿了。

赵本山:妈呀,姑娘来了。不对啊,看错了?姐夫?姥姥,不好。(此处疑有错)准是我儿子对象,不好,赶紧走。

黄晓娟:站住!这小子准是把我当成我姑娘了,我得问问,我说小伙子……

赵本山:小伙子?

黄晓娟:你姓?

赵本山:徐。

黄晓娟:对,正是,我说小徐啊。

赵本山:哎呀,五十八了,嘿,小徐?哼。

黄晓娟:你说这不是我当大姨的一见面就说你。

赵本山:大姨?

黄晓娟:啊,我是你马大姨。你说你这年轻人搞对象咋这么毛毛愣愣地哩?这刚一见面就拍拍搭搭的。现在咋地啦?害臊啦?快转过来让大姨看看。

赵本山:转不过去。

黄晓娟:快转过来呀。

赵本山:你不用看,看背面吧,看信。

黄晓娟:有话当面讲。

赵本山:不跟你讲。

黄晓娟:你让咱相看相看,那就得相,就得看,你要是不让我看哪,那别说我这老丈母娘到时候不认识你这姑爷儿。

赵本山:妈呀,话茬儿不对,哼哼。(转身)

黄晓娟:你是小徐?

赵本山:他爹--老徐。你是小马姑娘?

黄晓娟:她妈--老马。

合:哈哈……

黄晓娟:我应该说对不起,你说刚才让你吃亏了。

赵本山:没事儿,就当是姐夫和小姨子闹着玩儿。

黄晓娟:我看你咋这么面熟哩?

赵本山:是吗?我看你有点儿面善,哎呀……

黄晓娟:好象徐老蔫儿。

赵本山:好象马大哈,三十多年没见面儿了,能在这儿遇上她?

黄晓娟:这么凑巧?

赵本山:可怪事儿哩。

黄晓娟:喊声小名儿试试。

赵本山:对,马丫儿!

黄晓娟:狗剩儿!

黄晓娟:哎呀……

赵本山:哎呀……

合:哎呀……

赵本山:哎呀……哎呀……哎呀……

黄晓娟:老蔫儿啊,这一晃都三十多年儿没见面儿了。

赵本山:三十一年……零俩礼拜。

黄晓娟:那这些年你上哪儿去了?

赵本山:上北大荒了呗。

黄晓娟:啥时候回来的?

赵本山:回来好几年了,哎呀,你也没见老啊。

黄晓娟:都五十来岁了,还不见老?

赵本山:都五十多了,髫头闪闪亮,哎呀……

黄晓娟:我看你也没咋变样儿哩。

赵本山:我不行事儿了,这就样儿了。

黄晓娟:老蔫儿啊,那你说我咋一瞅见你呀这心里就热乎乎的哩。

赵本山:是吗?我没事儿老梦见你。

黄晓娟:真的呀?

赵本山:真的,我不糊你,一点儿也不蒙你。

黄晓娟:那你还记得吧,小时候,这么大。

赵本山:对。

黄晓娟:有一天。

赵本山:哪一天?

黄晓娟:咱俩下河去摸鱼,你裤子让河水冲跑了,你是怎么回的家?

赵本山:哎哟,你记得多清楚啊,你忘了?小时候上俺瓜地偷香瓜,吃完了上俺你在那儿玩困搁那儿睡觉把炕都给尿了。

黄晓娟:都怪我妈,你说她硬说咱俩属象不合,把咱俩给别开了,要不……

赵本山:要不咱早就到……别说了,没用,说那事儿干啥呀,上火……马丫啊。

黄晓娟:哎呀,都多大岁数了,还叫这小名儿,怪不好意思的。

赵本山:这么一叫,好象又活回去了似的。

黄晓娟:坐吧,坐。

赵本山:唠会儿嗑儿。

黄晓娟:坐吧,你坐吧。

赵本山:打听点儿事儿。

黄晓娟:啥事儿啊?

赵本山:你们家,我叫妹夫吧,搁哪儿上班儿啊?

黄晓娟:咳,爬烟囱去了。

赵本山:建筑工,钱也不少挣。

黄晓娟:啥哪。

赵本山:啊?干啥?噢,拉倒了啊。

黄晓娟:那,你家大嫂在哪儿上班儿啊?

赵本山:呀,她那单位享福了,谁也比不上她。

黄晓娟:啥单位啊?

赵本山:地下工作者。

黄晓娟:地下工作者?

赵本山:阎王爷给办的,她那地方去后悔了,调不回来了。

黄晓娟:那这些年,你是怎么熬过来的?

赵本山:当爹又当妈,挣钱不敢花,白天下地干活累得一身臭汗,晚上回到家里还得做菜做饭,缝缝补补,洗洗涮涮,喂鸡打狗,赶猪上圈,一顿把孩子都拉扯大了,我也就成老豆角子了。

黄晓娟:咋讲儿?

赵本山:干咸巴了呗。你咋样儿啊?

黄晓娟:我?我挺好。

赵本山:挺好?寡妇难事儿多,不用划拉够一车,女人面子窄(此字恐有误),面子磨不开照直说。

黄晓娟:你说这蔫巴人儿还怪懂得人情事儿哩。

赵本山:咱也别说啦,理解万岁嘛。这些年就自个儿过了?

黄晓娟:那不自个儿过咋的?

赵本山:没寻思那个,琢磨点儿啥事儿?

黄晓娟:咳!这秋后的庄稼掰了棒子割了穗儿就剩下杆儿了,哪有那心思?

赵本山:哎,妈哎,秋苞米红烧更香。(疑有误)

黄晓娟:哎呀,老蔫儿啊,听你这话儿,你好象还有点儿想法?

赵本山:这事你说不想那全盘糊人,我寻思这二年日子得好了,回乡下去,种点地儿,养点儿小鸡儿,收点儿鸡子儿,老俩口闲得没事儿,抽袋旱烟儿,喝点茶水儿,扯个闲皮儿,嗑点儿瓜子儿,有说有笑,那有多得儿!

黄晓娟:想法是挺好哇。

赵本山:谁要不会享这福,全盘二百五。

黄晓娟:你看越说越来劲儿了。

赵本山:你别寻思我打了十几年光棍儿,就忘了这事儿。开放搞活,就别嘴头会气儿,实打实凿,就得干点儿真事儿。

黄晓娟:听你这话,你是找着合适的了?

赵本山:找着了。

黄晓娟:谁?

赵本山:不告诉你。

黄晓娟:那哪圪搭的?

赵本山:原来咱那土洼的。

黄晓娟:长得啥样儿啊?

赵本山:长得哇……跟你怜象。

黄晓娟:跟我怜象?

赵本山:真的,可怜象哩。

黄晓娟:呀,对了!是不是小琴她妈?

赵本山:拉倒吧,小琴她爹比我还硬实哩。

黄晓娟:那倒底是谁呀?

赵本山:这倒底是谁大伙儿都听明白了,就剩你……傻样儿。

黄晓娟:傻样儿?

赵本山:你就么说也不懂,这搞过对象的都知道,一般情况下要说出傻样儿了,那都百分之八十了。

黄晓娟:啥玩意儿百分之八十,老蔫儿啊,你到底说不说?你不说我可走了,你看你这费劲劲儿,你看……

赵本山:你站着!我说,说!不说白不说。

黄晓娟:谁?

赵本山:你。

黄晓娟:哎呀,妈哟。

赵本山:这玩意儿不是当面说的……晚上的事儿……(此处恐有误)

黄晓娟:老蔫儿呀老蔫儿,你说你这事儿整得我一点儿精神准备都没有哇。

赵本山:你别整这没用的,准备啥呀?行不行,给个痛快话儿。真的,行就行,不行就不行,咱不整那赖皮赖脸儿的事儿,没用,扯那干啥呀?扯那没用,这些年都坚持过来了……快说。

黄晓娟:你别着急啊。

赵本山:咋不着急?都冒汗了……表态。

黄晓娟:给你……

赵本山:啥?噢,纪念品啊?

黄晓娟:给,擦擦汗。

赵本山:别整那没用的,本来就干的,擦啥呀?你就说得了,行就行,不行就拉倒,得了呗,擦啥呀,擦除完汗要说不行,那不白擦了吗?

黄晓娟:我是有点儿害怕呀。

赵本山:怕谁呀?

黄晓娟:怕儿女们反对,怕大伙儿说三道四呗。

赵本山:你咋越活越回去了呢?小时候的精神头到哪儿去了?忘没忘小时候咱年轻的时候咱俩老上邻村看电影去,有时候回来走到柳树趟儿你说不敢走了,你跟我说的那些话儿,你那能耐,你还搁那儿……

黄晓娟:别说了!

赵本山:到关键地方还得掐了。

黄晓娟:那你没听人说呀?

赵本山:说啥呀?

黄晓娟:小红妈要改嫁,儿女们又说又闹寻死上吊,小红妈一咬牙……

赵本山:怎么了的?

黄晓娟:差点儿趴了火车道儿。

赵本山:这些儿女全盘无义无孝,就许他年轻人打情骂俏,连搂带抱,老年人就得一个人干靠。这气人哩。

黄晓娟:你别生气呀。

赵本山:你快说,行吗?不行我就回去。

黄晓娟:老蔫儿呀,那你说这孩子们真要有个三长两短,你说咱们可到哪儿捣腾那后悔药去呀?

赵本山:你呀,一小小你就归父母管,到老了你就掉个儿了,又归儿女管,你啥时候能个人承包一段儿,自个儿说了算啊?

黄晓娟:我呀,就这个命儿了。

赵本山:你呀,老信命,这不行。

黄晓娟:老蔫儿呀,你要真有这心思,你就等着我。

赵本山:我高低等,给我准信儿,行吗?定下来行吗?

黄晓娟:(哭腔)下辈子。

赵本山:嗯?

黄晓娟:咱俩来世再见吧。

赵本山:完了,一杆子支到三○○○年儿去了,能缓了不?

黄晓娟:难哪!(哭)

赵本山:(四下张望)干啥玩意儿,你别扯,我还以为谁唱歌儿哩。干啥哩?我也没说啥,不同意就拉倒,别整这样儿了,影响不好,来人成啥事儿哩?你这一哭我心里也不得劲儿,别哭了,你干啥呀?来警察咋整啊?你别哭了,我这连身份证儿都没带哩。(大哭)

黄晓娟:干啥哩?你咋哭了哩?

赵本山:我要不整这声音,你没个停下。

黄晓娟:你还怪有招儿哩。

赵本山:以毒攻毒呗。

黄晓娟:给。

赵本山:啥呀?

黄晓娟:擦擦眼泪。

赵本山:擦啥呀?干打雷没下雨。

黄晓娟:(继续抽泣)

赵本山:别哭了,干啥呀,有啥哭的,这真要能哭出点儿花样儿也行啊,这一一一都一半天了,连二都没有……啊呀,咱们干啥来了?

黄晓娟:哎呀,对呀,那咱不是给孩子相对象来了吗?

赵本山:你别把正事儿给耽误了,咱俩成不成不小事儿吗。给你,这是我儿子给你闺女的信。

黄晓娟:这是我姑娘给你儿子的信。

赵本山:这不一样吗?

黄晓娟:啥?

赵本山:皮儿。看看。

黄晓娟:孩子信你可别看。

赵本山:学习学习呗。

黄晓娟:偷看人家信件犯法。

赵本山:犯啥法儿?

黄晓娟:犯国法呗。

赵本山:不懂你,分谁的信,搁孩子的信,当父母的看就等于领导审查。

黄晓娟:别审了你。

赵本山:呀,我儿子告诉我了,说不管你们家谁来必须当面看,看反面……

黄晓娟:对呀,我姑娘也说的。

赵本山:那就看呗,那还装啥呀。

黄晓娟:看!

赵本山:看!

黄晓娟:看就看。

赵本山:怎么不看哩……这字儿写的(信拿倒了)

合:亲爱的……

黄晓娟:哎呀妈呀,这啥话呀……

赵本山:这孩子们还真敢往上捅词儿。

黄晓娟:妈妈……

赵本山:爸爸……

黄晓娟:这是给咱俩写的信。

赵本山:嗯,有内容,往下看。

黄晓娟:二位老人,辛苦半辈……

赵本山:为了儿女,受尽苦累……

黄晓娟:儿女安排,今日相会……

赵本山:祝福二老,成双……这俩字儿念啥玩意儿?

黄晓娟:……配对儿……

赵本山:(嘻皮笑脸)我认得。

黄晓娟:哎呀妈呀,老蔫儿老蔫儿你说你,你咋这么坏呀!(跑下场)

赵本山:这才是我儿子哩,知道他爹天天为啥事儿挠心,真了解嘿,这回你说,这马丫儿溜哪儿去了?这事儿得定下来,你说你……结婚时大伙儿都吃喜糖去啊!

(完)

作品推荐
友荐云推荐